VIP标识上网做生意,首选VIP会员 | | 繁體中文 | WAP浏览 | RSS订阅
商务中心
商务中心
发布信息
发布信息
排名推广
排名推广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行情 » 茶饮行情 » 正文

普洱头春茶同期整体减产60% 茶荒来了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4-17   浏览次数:228
      易武古六山整体大树头春茶,同期减产60%以上,平均涨价40%—50%;南糯同期减产达40%,大树茶大部分价格接近上涨100%;老班章区域头春大树茶,同期减产5—6成,与往年价格相比,几乎涨了4成以上;临沧茶区同期减产,大树头春茶价格涨幅接近翻倍......

      2017年4月13日,云南,西双版纳,勐腊县,易武乡。郑建明在他位于“普洱第一镇”易武的老宅里,很焦急地给他合作了很多年的茶农拨电话。但最后的结果都一样,没有鲜叶,没有发芽,数量不够,价格必须要涨,每一个回答都让他的焦躁加重几分。

      郑建明是易武镇上最大的几个茶商之一。在今年,他面临的问题同样也是几乎所有茶商,都将面临的问题——2017年,整个普洱头春古树茶收不上来,严重的甚至会减产60%以上。对于2017年的普洱头春茶市场来说,这也许是他们面临的十年以来的最大一次茶荒。

      |普洱头春茶同期减产40%—60%已成定局

      我们先对普洱茶做几个纯粹概念上的解释。根据郑建明所指出的,易武地区的普洱茶,划分为春茶和雨水茶。普洱春茶是指3月下旬一直到4月,冬季过后,进入春天茶树的第一波进入的采摘期。(每个产区的春茶时间并不完全一致,仅版纳一地就有五天甚至到两周的区别)在此之外,还有雨水茶。“当时间行至5月中下旬至6月时,便是雨水茶大量发芽采摘的时候。”当然,这仅仅是按照往年时间的一种定义,其他茶区略有不同。

      而在众多的普洱茶消费者的眼里,雨水茶已经不被列入春茶的范畴。因为它与春茶相比,呈现出苦重、水粗、香气低等口感特征。事实上,在郑建明的判断中,虽然今年的古树春料收不上来,但雨水茶发出来之后整个产量并不见得会下降多少。但正如我们在前面所述的一样,对于大多数普洱茶的玩家而言,雨水茶因为它的口感滋味稍逊色于春茶,所以并不能大量地用于制作中高端普洱生茶。

      让人伤感的是,这样的情况不仅发生在易武,也发生在班章、冰岛、昔归……在这些让人耳熟能详的普洱茶产区里,春茶减产40%—60%已成定局。

      |减产元凶:天有异象 

      我们从易武当地茶农、茶商及资深茶人的口中得知,造成这一局面的罪魁祸首是气候。就在春茶正在发芽的几个重要时间节点里,整个普洱茶区均遭遇了极端天气。3月18日,易武古六大茶山持续一小时以上冰雹雨,3月27日,老班章暴雨突袭,并夹杂冰雹;4月9日,临沧发布蓝色大风预警……

      4月4日、4月5日这两天处于热带季风气候,原本应该温暖,甚至炎热的整个版纳,却急速降温,这造成了往年同期已经采摘,并开始制作的头春茶,在今年未能按时发芽,将整个时间推迟了一个星期或半个月。从而出现了整个易武地区,同期普洱头春茶减产,这也成为了,茶荒“噩梦”的开始。

      而就在4月13日的凌晨四点,易武又再次遭遇大暴雨,气温从12日的30余度,直接骤降成20多度,这超过10度的温差变化,也让我们以及翘首以盼的茶商及茶客,再次“遇冷”。

      |名山头古树茶成为升级主体

      其实,一直以来对于整个已经成型的中国普洱茶市场而言,普洱茶的产量还停留在一个数字化层面上,而产量过剩,几乎成为了永恒的话题。据了解,2015年普洱总体产量达到了12万吨以上,消耗的则只有其中的少部分。虽然具体的实际数据我们目前不得而知,但这已是市场共识。

      对于普洱茶茶客来说,普洱茶几乎是一条不归路。一般而言,几乎都遵循着这样一个路径:只是为了健康,随便喝喝——有区域选择地喝喝便宜台地茶——开始进入大树、古树普洱茶——有区域选择地喝大树、古树普洱茶——追逐名山头超微产区的古树普洱茶——千方百计找寻有年份的古树茶。由此可见,名山头超微产区的古树普洱茶几乎位于这个金字塔的顶端。它欠缺的也仅仅只是时间的转化而已,所以随着进入这个消费领域的人越来越多,痴迷于此的茶客也更是越来越多。进场,痴迷,逐步升级,最后的结果都指向了这里。

      然而我们并不能因此,便将减产和价格上涨联系在一起。实际上,早在去年之前,便有众多圈内人挖坑预测——2017年普洱春茶会有减产的现象发生,只是令大家都没想到的是,此次减产程度及范围会有这么大。



|易武,异常热闹下的现实格局

2017年,是版纳整个茶区十年来同期减产最为严重的一年,更多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客不断涌入,仅在易武产区所滞留的各个“黄老板”、“李老板”便数不胜数。一时之间,整个易武俨然成为了新的旅游景点。事实上,在这个时候来易武,认识的“老板”大多相同:向茶商或大量,或成批地订购普洱茶。为了能够收着茶叶,这些老板已经吃住于此多日,大有收不够不走的架势。那随口溜出的当地土话,也无不透露出急切与无奈。

      在“谈”茶之声中,易武的“热”被逼向了不可描述的新高度,而就在这种“怪诞”的热闹之中,茶店、自加工的小型茶厂,可以说是如雨后春笋的冒出,这也带动着周边餐饮、住宿,乃至租车行业的上扬走势。

      与之相对应的自然是供不应求。因着减产的缘故,今年茶农的报价颇高,导致鲜叶的价格翻倍上涨。就目前而言,更为具体的问题是:没有鲜叶。郑建明表示,往年的同期头春茶季,手机便处于一直充电的状态。打电话要送鲜叶的茶农们太多,有些甚至直接上门。单是整个2014年,仅他个人一家,古树茶便收了有约5吨之多。而源源不断的鲜叶到来,一度呈现出“要不完,不要送”的局面。而眼下,郑建明谈及此唏嘘不已。今年的春茶季,手机从震动调至铃声,也不见响,甚至需要他们亲自上门,挨家挨户地收买鲜叶,被四五位来自沿海地区老板团团“围住”的郑建明,只能一边寻求鲜叶,一边喝茶以盼。

      |“旋涡”中心的古六山同期减产严重

      事实上,2017年古六山大树春茶在整体减产之中,极有可能的是今年个别茶区的发芽推迟,导致与往年同期相比只有十分之一的产量。目前,倚邦、革登的大树茶正在发芽中,郑建明预计,这批鲜叶将会在一个星期之内被抢购一空。而这批与同期相比极为少量的原料,价格相比往年,正在持续攀升中。

      以蛮砖为例,因一月之前的暴雨冰雹,产量缩减得厉害。从郑建明往年的收茶量来看,仅蛮砖一地他便可收300—500公斤干茶,而今年可能只有50—60公斤。与他常年合作的一个茶农也表示,去年蛮砖同期头春茶可以采100来公斤。而截至目前,今年却只采了10公斤,只有往年的十分之一。同期头春茶产量的缩减,直接导致茶价上涨厉害。以至于茶商不敢报价,害怕做不出来。也因如此,整个七村八寨的原料价格,平均已经上涨了40%—50%。其中麻黑的价格涨幅,也是让人眼前一黑。

      对此,某知名茶人表示,“我从2002年开始做茶,从未见如此奇怪恶劣的天气。”同时,从南糯当地茶农处获悉,与往年相比同期减产已达40%,大部分价格已经涨了100%。而攸乐、景迈、老曼峨等地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减产,与价格飙升的情况。

     |超微产区价格直逼五位数

      另一边,易武近年来火极一时的某超微产区,大树茶同期产量也从往年的100多200公斤,缩减至100公斤不到,鲜叶价格(以公斤为单位)已超四位数,成品茶价格也将过数万。更令人担忧的是,越是荒,越是慌。目前还有个别实力“强劲”的散户,奔涌进刮风寨、茶王树及薄荷塘等超微产区,一边守着当地瑶族茶农爬树采茶,一边出价竞茶,生生硬砸出本就为数不多的极少量鲜叶。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普洱茶价格的上涨。

      |减产下的老班章,怪象频出

      实际上,除了古六山以外,位于勐海的老班章区域,也在今年春茶季遭受了同等冲击。前文我们曾经提到,老班章地区的连番暴雨等恶劣气候,再加之前段时间一度被炒至32万一公斤的老班章,已经将茶客们对此区域茶的欲望全面点燃。对此,一常年混迹老班章的广东茶商告诉我们,今年老班章怪象频出:一是由于天气原因,出现了与往年同期相比的大幅度减产。与易武相同的是,导致老班章发不出来的直接原因,亦和天气有关。茶树发芽因为寒流影响而推迟,加之冰雹突袭。“即使在不受到冰雹的影响下,整个老班章大树头春茶产量也会减产五至六成。”

      此外,今年上到茶山的人数颇为壮观。可以说,在老班章区域的任何地方都是车队与人潮,其中一半以上都是观光游客,除了扎堆拍照留影以外,这些游客也会购买一定比例的茶叶带走。

      在此番境况下,茶农不再按照去年的价格出售干茶。据了解,目前老班章地区,大树干茶每公斤已是突破8000元大关,单是干茶与往年价格相比,几乎上涨了4成以上。可以说,如果在保证往年品质的基础上制作新茶,今年的头春成品茶价格或会翻涨60%—70%。这位广东茶商还表示,去年团队300公斤左右的量,已经不能够保证,今年大树头春茶减半也是无可奈何。而往年同期,可以手握50公斤左右头春大树茶的茶客,今年到手的茶叶可能10公斤都不到。而前来收茶的人,仍旧络绎不绝,已经造成了“一公斤”也难求的局面。

      |整体减产,临沧形势也受影响

      另一方面,当我们把眼光集中于易武及班章区域时,临沧地区的昔归及冰岛也不容乐观。临茶印象的郑总表示,昔归作为临沧地区重点“大户”,目前也被减产问题所困扰。据了解,昔归干毛茶价格从原来的每公斤2000多元,已经涨至4000余元,可以说已经接近翻倍。与此同时,昔归如今也是人满为患,一窝蜂抢茶现象频出。郑总推测这一情况,预计不会持续很久,到4月中旬后人潮便会散去。而随着接下来的二春茶到来,或可改善减产这一现状。

      而与之相邻的冰岛,在大地区天气影响的原因之下,近几日才开始发芽。郑总介绍,由于目前冰岛价格较为混乱,对于具体价格不甚了解。据闻,大树鲜叶可能已达到5000元一公斤,而干毛茶也炒到了每公斤8000—9000元不等。虽然,这次普洱茶大面积减产致使的茶荒,或将让整个市场受到不小的冲击。但此种现象也只是针对目前而言,后续及今年普洱头春茶品质等情况,我们也会持续关注。

特别提示: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,真实性未证实,仅供参考。请谨慎采用,风险自负。


[ 行情搜索 ]  [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  [ 返回顶部 ]
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

 
相关行情
推荐行情
点击排行
 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协议 | 版权隐私 | 网站地图 | 友情链接 | 网站留言 | 广告服务
©2008-2010  中国食品饮料网 ChinaDrink.Net All Rights Reserved.
在线客服QQ:1310068490   客服Email:Service#ChinaDrink.Net   合作Email:Hezuo#ChinaDrink.Net (请把#改成@)
中国文明网-传播文明  中国互联网协会  不良信息举报中心  中国网络行业协会